科技前沿

华中科大电子信息与通信学院院长黄晓庆与《前沿科学》关于人工智

华中科大电子信息与通信学院院长黄晓庆与《前沿科学》关于人工智

海量互联网数据持续积累、应用场景的不断丰富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……人工智能不只停留在技术层面,正与社会、经济加速融合,拓展人类生活的边界,它也成为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在新一轮科技竞争的新焦点。

自2017年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发布以来,全国已有20个省(直辖市)发布了多项人工智能相关政策,并提出各自的发展定位与目标,国家政策和规划紧锣密鼓,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也如火如荼。显然,这不是一时的热潮,而是一场实实在在的长征。人工智能发展的终极目标是什么?人工智能产业落地应用需要怎样的生态?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信息与通信学院院长黄晓庆在接受《前沿科学》独家专访时,从云端智能机器人的发展契机,分享了他对人工智能产业化发展的深刻思考。 

华中科大电子信息与通信学院院长黄晓庆与《前沿科学》关于人工智

人工智能发展还需人类掌控

《前沿科学》:人工智能,已成为当前和未来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,但公众似乎并不清楚人工智能已发展到什么程度。作为人工智能专家,您对当前人工智能发展作什么评价?

黄晓庆:谈到人工智能,放到人类的发展史大框架来看,三次工业革命的发生让人类用300年的时间超越过去3000年的时间,我们人类过去3000年文化的发展超过了在那之前的30000年,我们人类过去30000年发展超过了再往前的30万年,它是指数发展的历程,是人类不断制造和使用更高级工具的历史,不断智能化的过程。得益于英国科学家艾伦·麦席森·图灵和美国科学家冯·诺依曼分别对计算机理论和架构的贡献,计算机的发明使人类智慧创造达到巅峰。

1956年,由美国人约翰·麦卡锡在达特茅斯会议上首次提出人工智能概念,并定义它为“创造出智能机器的科学和工程”,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重要分支。经过60年演进,2016年3月,AlphaGo1.0以4∶1击败韩国围棋冠军李世石,让大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人工智能,但从某种程度讲,AlphaGo1.0还是通过学习人类智能下围棋的方法进行训练。2017年,AlphaGo又有了新的突破,AlphaZero可以不需要学习任何人类过去的围棋知识就可战胜人类。AlphaGo是人类第一个用深度学习的方式训练出来的神经网络,可以解决无法穷尽的计算问题并做出决策,但它只专注在设定领域,还是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。

尽管至今人类还无法解释清楚人脑是如何自主学习、归纳学习且效率高、能耗低,但这也给我们启发,机器神经网络的设计和人的大脑类似,随着科学家对关键技术突破,我坚信人工智能的未来,必然会在人类掌舵下驶向超人工智能。 

《前沿科学》:您刚提到人工智能和人类智能,这两者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?

黄晓庆:首先,人工智能发展到现有水平,离不开两个重要的人物,Geoffrey Hinton和Yann LeCun,他们分别创造了回归网络RNN和卷积神经网络CNN,人类基本的思维能力是建立在这两种神经网络之上的。所以人工智能其实一直试图在模拟人类智能,就目前发展水平来看,它擅长处理数据,但不善于抽象思考;而人类则不善于处理数据,更擅长做抽象决策。人工智能的设计原理和动力是作为人类智能的辅助和补充,而不是要取代人类智能,两者相辅相成,弥补了彼此的不足。因此,他们可以一起完成任何自己无法单独完成的任务。

比如,很多人都持有一种观点,即未来机器会取代人类的工作机会。人工智能的发展肯定会带来社会分工的变化,它会将人类从一线的工作中解放出来,使社会生产力极大提高,并且可操控机器人不“造反”。人类将有更多的时间把我们的智慧用于具有创造性、社交性、艺术性等其他有价值的应用中。人工智能将解放人工又离不开人工,未来一定是人工智能和人类智能共同构建的世界。 

《前沿科学》:您曾多次谈到,最初关于人工智能的直观印象,来源于《星际迷航》的机器人Data。您怎么看待人工智能与机器人?

黄晓庆:作为科幻迷,《星际迷航》的机器人Data是我认为理想中的机器人模型,是感觉、运动和思考的结合体现。机器人的演进方向遵循着人工智能发展历程。早在1942年,美国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就提出了机器人三定律: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(第一定律);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,与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(第二定律);机器人在不违反第一、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(第三定律)。机器人三定律被称为“现代机器人学的基石”,后来又补充了机器人零定律: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。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应遵循机器人“四定律”。

我认为,人工智能是一种以模拟、扩展和延伸人的智能的理论、方法和技术,它是一门科学。机器人则是人工智能技术的集中应用,人工智能赋予机器人学习、思考的能力,乃至自主进化,它极好地验证了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,两者相互促进。

规模化落地应用要给行业发展时间

《前沿科学》:现在,国内外业界都在谈5G网络,您觉得,5G对人工智能深度应用会产生怎样的影响?

黄晓庆:移动通讯,特别是第五代移动通讯带来的新机遇,为人工智能应用提供了绝佳的设施。人类的神经网络,从大脑连接到身体所有的器官,它是有通讯延迟的,从大脑到手大概是100ms,最短的距离,从大脑到眼睛是30ms。未来5G移动通信技术将延迟减少一个数量级以上,可以提供超人类的反应速度。再加上它连接数高,这就为万物互联创造了很好的环境。万物互联产生了数据洪流,使得数据爆炸性增长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